什么都只知道一点点……懒癌入了太多坑辣!

【喻黄】LOVE TRIP

 小透明也要搞事情!喻队生日快乐!

BGM:LOVE TRIP-AKB48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1795419238/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loaded

——————————————————————

 

       八月的小城,热浪中滚着蝉鸣。
       喻文州用手遮着烫在脸上的阳光,跨进阔别七年的家。房间里开着空调很凉快,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

       高中毕业出国前,一向沉稳喻文州在同学们为他饯别的饭桌上接下了所有人塞来的啤酒,半醉半醒间承诺以后回来,一定带同学们把小城玩个遍,美其名曰“追忆青春”。如今喻文州回来一周了,该见的亲戚朋友也见过了,该去的饭局也都去过了,高中班级的微信群里也开始有会来事儿的家伙嚷嚷着要喻文州兑现承诺。喻文州捏着手机,坐在空了七年的房间里,明明窗外的树叶绿得同从前一模一样,自己心里却有些怯。
       那天同学们为他接风的时候,喻文州见到了黄少天。那人的眉眼长开了更加好看,神色却一直淡淡的,不是喻文州印象中的意气少年。微信群里大家集火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也只是跟着刷刷屏,不像从前话唠到一个人霸屏,没有特别积极的表现。
       他……会来吗?
       果然还是很在意啊,七年都未曾放下的暗恋对象,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

       喻文州自然是应下了同学们的要求。当初不靠谱的家伙们都长大成人,自然以成年人的效率来筹办这件事,很快定下了时间和见面地点。喻文州印象中懒懒散散的郑轩还来问喻文州要不要帮忙规划行程,喻文州道了谢,说自己先逛一圈看看。
       等手机里的消息轰炸终于停下来,喻文州推开窗,裹挟着暑热的风吹到脸上却莫名清凉。离约定的日子还有几天,吃过午饭,喻文州决定先出去转转,从自己的高中开始,熟悉一下这个本应最熟悉的城市。

       出门大概五分钟的路程,就是一个公交站。喻文州的高中处于一个当时比较热闹的区域,七年前坐公交车去就很方便,喻文州也问过爸妈,这些年小城的公交线路有增无减,他自然就选择了这种交通方式。晃悠到公交车站,喻文州把自己遮在一片树荫下, 看着开阔了不少的马路。不断有陌生的家乡人经过,也不断有写着喻文州从未见过的数字的、花花绿绿的公交车,在他眼里留下一串串浅浅的黑烟。
       要等的那趟车一直不来,也许是那片区域已经不再繁华、少有人问津了吧。喻文州偏头,视线漫无目的地扫,却定格在一个人身上。
       居然会在这里见到黄少天。
       黄少天去参加饭局的时候穿得还比较正式,如今私下见到了,他的穿衣风格还是喻文州记忆中那样,恣意张扬,喻文州却觉得怎么都好看。他左耳多了一颗耳钉,逃离校规的束缚染了发,暖棕色的眼睛茫然地看向某个地方,抿着嘴让喻文州无法确认他的虎牙。
       这副神色,显然不是开心的。喻文州却来不及周密考虑,莽莽撞撞地走上去:
     “少天!”
       黄少天好像被不太熟悉的声音吓到,又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一会儿才把目光聚焦到喻文州脸上。
       毕业后留在小城里的同学们都联系比较频繁,去了别的地方的,过年过节也会回来,而那七年的缺席,导致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印象并不深。只是近几年看毕业照的时候,越来越觉得那个当时才十八九岁的少年,竟能在镜头里留下那么温柔的笑容。
       此刻鲜活的喻文州站在他眼前,他不禁有点发愣。

 

       反正也没事做,只是出来散心,黄少天应下了喻文州“陪他提前熟悉一下路线”的请求。于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坐在几乎空荡的公交车上,说是几乎,除了司机也就是他们两个人。喻文州坐着靠窗的位置,目光所及都是陌生的街景,黄少天在他身边,打起精神尽职尽责地作为老同学向喻文州介绍。
     “那边以前就是个小山丘,后来建了公园,晨练和晚饭后的点还有不少老人来。”
     “还记得那家卖牛肉粉的吗对就是那个位置,早就不卖了,后来改了理发店也没什么好生意,现在是快递站点。”
    “还有那里前两年开了家酒吧,我们还在那边聚过,他们家的……”
       黄少天渐渐打开了话匣子,喻文州安静地听着,那些埋得过深且已过时的记忆在黄少天的絮絮叨叨中一一更正,车窗外不曾见过的风景漫无边际地铺开,又和记忆中不尽相同的影子重叠。
       猛然想起高中春游的时候,也是一个班都在一辆大巴车上,喻文州总是坐在后排的座位上看着男生们隔着椅背打闹,黄少天是里面最耀眼的一个,眸子亮亮的,总有说不完的话。
       而现在,他们都变成大人了。喻文州忽然回头看着那双发亮的眸子,那个人就坐在自己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嘴巴不停,像个小太阳,和当年一样。
       恍惚间,喻文州以为自己是回到了过去,又更希望这可以是未来。
    
       两人在学校附近的一站下了车。周围都是比较低矮的老房子,树荫剪碎阳光洒下来,颇有几分从前的样子。学校的教学楼没有大的翻新,看上去也只是重新刷过油漆。暑假期间校园里没有人,一条土狗从铁门的缝隙间悠哉地钻过去。
       黄少天似乎常回来这里,喻文州提出能否进校园看看,黄少天就熟门熟路地找到门卫大爷给开了门。进了校园,喻文州走在前面,黄少天向大爷道了谢小跑两步追过去:“幸亏学校没有新修楼什么的,不然你这样冲进来就要迷路了!你这是准备看什么呢学校可不小啊你要追忆青春也得有个计划……“
       喻文州这才把飘不见的思绪扯回现实,他看黄少天似乎已经有想法,索性跟着黄少天进了教学楼。走到三楼,楼梯拐角的墙上似乎写了不少字,喻文州记得他上学时这面墙就是这样了只不过字少些,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一面表白墙。
       领着路的黄少天回头走到喻文州身旁,也一言不发地打量起那面墙。喻文州的目光在密密麻麻的陌生的名字中搜寻,终于在角落里找到几个不太清晰、几乎被新的名字掩盖掉的名字。
       "黄少天”。
       喻文州示意黄少天看那些名字,后者忍不住笑了,喻文州也笑着打趣他:“我记得当时满墙都是少天的名字啊,这么多年还能留下来几个,少天真是魅力不减。当年少天拒绝了多少女孩子,打碎了多少少女心呐~”黄少天抓抓头发:“哈哈哈哈哈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是真的对表白的女孩子很没办法,当时还……”
       黄少天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容僵在脸上很快就无法维持,干脆转身不再看那面表白墙也不让喻文州看到他的脸。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想到了什么,但还是拍了拍他的肩:“……少天?”
       当年黄少天长得帅性格开朗,辩论赛上横扫千军,篮球场上也总是引得女生尖叫。他对来表白的女生实在烦不过又不好生气,便拽着“闺蜜”张佳乐卖腐,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陈年旧事,大家提起来也只是笑一笑。
       喻文州不知道的是,黄少天大学才发现,自己真的是gay。
       倒不是高中和张佳乐真真假假的腻歪影响了黄少天,性取向这种东西是天生的,只不过有的人发现得早有些人晚。黄少天恐惧过迷茫过愧疚过,最终还是选择接受。他交了一个男朋友,为此不得不和家里出柜,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那个人又离开了他。
       多讽刺。
       喻文州陪着黄少天在楼梯上坐下来,他大概能猜到黄少天之前独自出现在车站也是为同一件事烦心,只是据他所知的黄少天,这么闷着是不会有用的。
     “少天如果愿意说,我愿意听。”
       黄少天不禁被喻文州逗笑了:“喻文州你是知道我一张嘴就不容易停下来的啊,肝对我说这句话真是勇气可嘉!下次聚会可以吹一波了!”
       喻文州只是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似乎已经开始用行动表明自己愿意做一个倾听者。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说起来……挺丢人的。”
        ……
       黄少天讲了很久,喻文州听了很久。喻文州没对黄少天的性向有什么特殊反应,黄少天也没问,毕竟说到底喻文州也是——不如说——黄少天性恋。末了喻文州对黄少天说,其实每一段无果的恋情都会被新的替代,只是最初的心痛难以消去罢了。只要能说服自己不再介怀,都会随着时间消去的。
       黄少天似乎认同了,然后用一种“你怎么这么熟练”的眼神睨着喻文州,喻文州也不解释,只是笑。
       其实自己都未曾消去最初的懊悔,劝说黄少天容易,自己努力了七年,不也没有放下吗?
       幸好,他回来了,在黄少天需要的时候恰好出现。

       下午一晃就过去了,两人就近在一家学生们常去的小店解决了晚饭。饭桌上少不了聊天,谈及旧事黄少天又滔滔不绝,喻文州也乐得倾听,不知不觉远处闪起了霓虹,街边昏黄的路灯也亮了起来。本应是打道回府的时候了,喻文州却不知为什么拉着黄少天要再去学校里。黄少天的表达欲得到了满足自然也就很好说话,门卫大爷也没多拦,只嘱咐他们早些出来方便锁门。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拐到宿舍楼后的空地上,斜对着操场的地方有两级矮矮的阶梯,黄少天狐疑地环视四周,喻文州解释道:“少天以前常在那边打球,或许从来没有发现过,坐在这里看球场视野很好。”
       黄少天依言看去,篮球场上空无一人,只有微风中一摆一摆的绿叶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亮黄色光芒的灯,脑海里却有少年的呼喊笑闹渐渐浮现……
       喻文州静静地坐在一边,曾经他就是这样坐在校舍的角落,看着那个耀眼的身影出神。当年的他太幼稚太胆小有太多顾虑,只能在分别后一遍遍回想遇见黄少天的那个夏天,又徒劳地想象再次见到黄少天自己会说些什么。可如今他时隔七年再次见到黄少天,也只是脱口而出一句“少天”。

       不知谁先开的口,两人就这么坐着聊了起来。
     “总有人说熬过了高中三年就什么苦都不怕了,其实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哪有那么绝对。”
     “是啊是啊还说什么想想当初什么什么都过来了现在怕个什么,其实真的感觉撑不下去哪有心思去回想这些啊……”
     “少天还记得当初复习最辛苦的时候是想着什么熬过来的吗?”
     “就……就脑补毕业以后可以有自由啊可以争取到大好前程啊实现梦想啊……现在想想蛮可笑的。”
     “那少天,想象的是什么样的未来呢?”
       黄少天怔了怔,偏头看看喻文州,半晌道:“忘记了。”
       喻文州似乎对这个不坦诚的答案并不以为意,自说自话般抛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刚进高中的时候成绩不好,勉勉强强进了快班,每次觉得熬不下去了,看到少天你还坚持着、还能那么快乐,就努力告诉自己要像你一样,要追上你,要有朝一日站在你身边。
     “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我甚至都是幻想着某一天能向少天表白,能和少天考同一所大学,能一直和少天在一起。
     “可我还是没能向少天坦诚……我的未来里一直有你。
     “黄少天,我喜欢你啊。”
       如果不直言喜爱,这个有幸重新得到你的夏天,就永远不会结束。
        
       喻文州的声音比黄少天印象深刻的那个笑容还要温柔,心几乎漏跳几拍,他转头看喻文州,那双眼里的潭水太深,黄少天触电般移开视线。
       蝉鸣恰到好处地响起,掩了一时沉默。
       黄少天突然站起来,他转过脸认真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我刚刚失恋,你不……”
       喻文州笑着上前,突然把黄少天拥在怀里:“没关系的,即使少天和我说你在热恋都没关系。我能看出你不开心,少天,我想让你开心,我能让你开心。
     “我在最肆无忌惮的年纪喜欢上肆无忌惮的你,却因为顾虑止步不前。我后悔了那么久,终于明白——
      "这个世界就像一片海,请让我做你的岛。”

       真是煽情,喻文州自己都快要嘲笑自己了。黄少天没答话,喻文州大着胆子埋首在他颈窝里浸够了他的气息,便放开了怀抱,黄少天也没有急着逃开。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灯光触及不到的地方,彼此都没有看对方。黄少天开口犹豫了一下,声音很轻:
      “今晚的月色很美。”
       喻文州一时没有回答。他看不见黄少天的脸,也明白黄少天看不到他的笑,可这一刻他知道了,面前人伶俐又好看的唇,终有一天会为他弯成上弦的月。
      “是啊,很美。”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