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只知道一点点……懒癌入了太多坑辣!

【喻黄】座位、告白与你

喻队生日快乐!!!新的一岁也要开开心心地带着蓝雨夺冠,开开心心地上天【bu!!!

初中生喻黄的双向暗恋纯情故事!梗基本上来自我的经历所以……

我也想写谈恋爱啊QAQ!!!可我是一条单身柯基啊QAQ!!!

ooc属于我,甜蜜和美好属于喻文州和黄少天(。・ω・。)ノ❤

—————————————————————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座位表锁紧了眉,视线还粘在那张纸上,心思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摆出了黄少天思考时的“招牌动作”——左手撑脸,咬着笔帽。他把笔在手中慢吞吞地转了一圈,目光也将课间休息时热闹的教室扫过一遍,就是未见黄少天的身影。

没了那人叽叽喳喳的叨扰,似乎不只是耳朵有些不习惯。

 

喻文州和黄少天相识于初一开学的军训。黄少天去参加了个什么比赛缺席了一上午,喻文州就听班上与黄少天小学就是同学的几个妹子说了一上午黄少天的“光辉事迹”。

长得阳光帅气啦,性格开朗人缘好啦,成绩稳坐年级前三啦……喻文州笑眯眯地听着,心理却有些无聊地想,我长得也不差啊。 

于是黄少天背着包拎着桶到军训基地的时候,喻文州便悄悄带着妹子们的描述把黄少天审视了一番。

可惜妹子们忘了告诉喻文州,黄少天口才很好,而且绝不吝于展示自己。

不过喻文州很快就领教得清清楚楚。他和黄少天都睡上铺,中间隔了一条过道。抬头见低头也得见,一来二去两人话就多了起来。喻文州被选为寝室长,大家还都挺服气,黄少天还发扬好哥们儿精神帮喻文州分担了不少事儿。不过喻文州这人什么都好,就一点不行,跑步。每次跑操的时候他都慢悠悠地落在最后面。黄少天倒是毫不掩饰自己对喻文州这一点的嫌弃,甚至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吊车尾”。喻文州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一笑就过去了,却在那天晚上回寝室时,趁着黄少天帮自己收拾东西,一边扫着地一边用全寝室都能听到的声音调戏道:“少天这么贤惠,我们缺个寝室长夫人,不如就少天吧?”

从此黄少天就有了“寝室长夫人”这个名号,至于后来演变成了“吊车尾夫人”,自然是被黄少天暴力镇压了。

 

不得不说军训是个增进感情的好方法,五天军训留下的黑历史和梗够班上同学玩一年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成了铁哥们儿,吃饭打球甚至上培优班都在一起,就差没跟女生一样组队上厕所了。黄少天的成绩仍然很好,从没掉出年级前十,同学们却发现喻文州竟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学霸,排名时常高居年级前三,而且待人温和为人稳重,理所当然地,喻文州被任命为了班长。
喻文州这个班长一当就是三年。一晃到了初三,学校给班上换了个新班主任。新班主任初到班上,没急着做什么改变,反而说自己对这个班还不熟,开学头两个月的座位就由班长喻文州来负责。
排座位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班主任当天就发了一张座位表给喻文州,还叮嘱他说必要时可以调整。课间时喻文州便坐在位子上往一个个方格子里填名字。正写着,黄少天从教室外冲进来,把一瓶粉红色的饮料放在喻文州桌上。
喻文州头也不抬地拿起饮料准备喝,一时被饮料的颜色吓了一跳,抬头有些无奈道:“少天……”黄少天笑嘻嘻地朝他一挑眉:“听说这个口味挺好喝的文州你试试!”见喻文州拧开瓶盖喝了,黄少天又变戏法般拿出一瓶一模一样的蓝色饮料,眉间掩不住的小得意,当即就灌了一大口。喻文州把饮料放到一边,黄少天凑过来看他桌上写了一半的座位表:
“喻大班长辛苦啊!老师还真把这活儿交给你?啧啧啧真是的,你怎么不让张新杰和王杰希坐一起呢多有意思啊!张新杰他强迫症诶每天看着王杰希不出三天肯定得疯……”
座位安排发下去了,凭着喻文州对同学的了解,这个安排很是科学,老师们也都满意。那些想和死党坐一起方便“联络感情”的,无一不被喻文州以“这个安排是经过多方面考量的,老师也很满意,不支持轻易改动”为说辞温和而坚定地拒绝了。
不过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自从叶修成功和苏沐秋坐到了一起,就被无数同学围着“取经”。很有原则很有底线的叶神按黄少天的要求守口如瓶了几天以后就受不了了,加之喻文州那边来骚扰的人群都转移到叶修这儿来了,叶修每天被烦得不行还要看喻黄两人说说笑笑好不快活,终于一拍桌指着黄少天道:“都去找他!哥也没那么神,都是黄少天吹的枕边风!”
人群瞬间转移目标。
叶修坐回座位上,苏沐秋手上刷题不停,好整以暇地吹了声口哨:“叶修你挺会用词啊,枕边风……嗯?”
叶修面无表情地起身走到苏沐橙的座位旁,面无表情地从桌肚里掏出一摞喻黄本,面无表情地砸在苏沐秋桌上。
“……”
 

喻文州发现自从黄少天拜托自己给叶修换了座位以后,只平静了几天,黄少天便一副身负重任的样子,满脸犹豫还有点愧疚地找到自己。
喻文州在心里哼了一声,抱臂歪头一笑:“少天又是要拜托我什么天大的事情?”
最终还是抵不过黄少天左一个“阿州”右一个“好文州”地磨,喻文州给大部分求黄少天走后门的人调了位子。黄少天心里也有数,如唐昊孙翔那样坐在一起一看就是为了打架的,不用喻文州拒绝,黄少天也不会答应。后来又陆续有人来找黄少天帮忙,喻文州借此敲了黄少天一顿饭。看着面前吃得腮帮子鼓鼓的人,喻文州忍不住伸手戳了戳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似乎呆了呆,才佯装愤怒道:“喻文州你干嘛!不就是借了你‘职权之便’嘛!该请的饭我也请了你别得寸进尺!!!”
“得了吧,谁知道你捞了多少好处,嗯?”
“我没有!我跟他们说……”黄少天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埋头扒了两口饭,又抬眼看看喻文州:“我真没捞好处。”
“好,信你。”
两人回了教室就各自回自己的座位了。喻文州看到戴妍琦等几个女生围在黄少天身边似乎是在道谢,黄少天回以灿烂的笑容,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烦躁。

 

“文州……文州!”喻文州放下书,果然几秒种后黄少天扑到了自己背上。即使有准备,黄少天不小心扑得重了些,喻文州被撞得向前一倾撞到了桌子边沿,眯了眼轻轻“嘶”了一声,黄少天却似乎没有注意到。喻文州回头看着黄少天的脸,黄少天沉吟良久,才说:“文州啊,我能不能跟舒可欣换个位子,舒可怡她——”
“少天想和小戴坐一起就直说好了,我卖了少天那么多次人情,不差这一次的。”喻文州突然破天荒地打断了黄少天,语气冷冷清清,侧过头不再看黄少天。“我靠喻文州你怎么会这么想啊?我是那样的人吗?你难道是吃醋了?因为小戴?我之前都没注意到戴妍琦和舒可欣坐一起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
圈在喻文州脖子上的手被拨开,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站起来,面向他,礼貌又疏离地弯着嘴角却明显没有笑意:
“我就是这样的喻文州。黄少天,够了。”
 

心里又酸又涩很难受,心脏跳得快且沉,仿佛想把他从什么梦魇中敲醒。喻文州把这归结为对黄少天做事没有分寸和不坦诚的失望,和黄少天僵持着,视线锁在黄少天脸上又忽而失了焦距。黄少天微张着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喻文州,直到喻文州的同桌苏沐橙欢快的声音传来:
“喻大班长让一让啦……喻文州?”
喻文州无比自然地收了表情,仿佛刚才那个冷着脸和黄少天对峙的人从不曾存在,对苏沐橙歉疚一笑:“抱歉,沐橙。”
黄少天的瞳孔缩了缩,转身离去。
 
张佳乐端着餐盘在黄少天对面坐下来,虽然说是要找张佳乐谈谈风花雪月人生理想,黄少天只是一脸怨念地戳着盘子里的白斩鸡一言不发。张佳乐觉得稀奇:“黄少天你这是怎么了?难得想起你乐哥来,居然连话都不说了?”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张佳乐一脸“这才正常”的表情,往嘴里塞了口饭有些含糊不清地说:“是因为喻文州吧?黄少天不是我说你,男生和男生吵架赌这么久气至于吗?你到底是为个什么?”
黄少天夹肉的动作顿了顿,听张佳乐说完,狠狠咬了一口白斩鸡,咽下去,才回答:“我就是不爽。喻文州一直好好的突然就翻脸,我跟所有人都说喻文州从来没拒绝过我,这让我在人家妹子面前怎么解释?喻文州怀疑我对戴妍琦有意思所以不同意?得了吧!他自己转头就温温柔柔地跟苏妹子说话了,还说我……”张佳乐却是挑眉:“喻文州不一直是这人设么……跟苏妹子又有什么关系?”黄少天愤愤不平道:“他自己旁边坐个大美女,我就是因为舒可怡生病了她姐姐想方便照顾才要换座位,喻文州就想那么多!”
沉默了一会儿,张佳乐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我感觉我被塞了一大口狗粮。”黄少天一脸懵x地看着抬头看他,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决完了面前的食物,收拾盘子起身:“喻文州这是关心则乱。至于你,你自己想想是气喻文州不同意换座位多一些还是气喻文州跟你吵架却对苏妹子态度好多一些。”

 

“这样吗……谢谢叶神。”喻文州低着头咬咬唇,还是礼貌性地道了谢。叶修一笑:“没事,哥也是想帮帮黄少天那个小话唠。你是聪明人,别置气了。”喻文州应了一声,叶修离开。
喻文州回到座位上,忍不住拿出那张改动过的座位表。明明知道只是给舒家姐妹帮个忙,“黄少天”和“戴妍琦”两个名字挨在一起,仍让喻文州觉得刺眼,又想到黄少天笑容灿烂的样子,心仿佛被揪紧,很害怕、很害怕他被夺走,哪一天也用那样灿烂的笑容对自己说:“文州,我有喜欢的女生了。”
不要,绝对不要。喻文州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揉了揉眉心,闭着眼出神。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多疑,不可理喻?还是说,自己到现在才意识到,黄少天在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
那个埋了三年的危险念头越来越重地捶打着心墙,终于挣脱桎梏无法阻挡。自从三年前那个耀眼的身影肆意潇洒得闯入喻文州的生活,懵懂的感情就已经扎了根……
是喜欢啊。
 
喜欢他,喜欢黄少天。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黄少天晚上回家才发现喻文州的短信。他放下书包把自己扔到床上,划开手机看到“发件人喻文州”险些被砸到脸,翻身坐起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完:
“少天对不起,座位我已经重新安排了,对你发了脾气真的很抱歉。”
听了张佳乐的话后经过一番挠心挠肺的冥思苦想终于大彻大悟的黄少天,即使做了无数心理建设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看到这条短信还是狠狠地惊了惊,心里有踏实有宽慰,又不免有点失落。
他知道了……好像就没有理由找他进行一番长篇大论的解释,然后在结尾悄悄加上一句“喻文州我喜欢你我其实是吃醋”了吧?
黄少天点了“回复”,却只是不停地用指腹摩挲着手机屏幕,看着光标闪啊闪。
最后他还是把手机划到QQ界面,向苏沐橙、楚云秀和戴妍琦分别发了一条“喜欢上自己好哥们怎么办”的匿名消息,就关了页面。
关手机前黄少天看了一眼日历,星期五,下次见到喻文州是两天以后。
管他的呢。黄少天倒头就睡。
 
周一,喻文州来得特别早,本想一来就跟黄少天道歉,另一个主角却是踏着早自习铃声才进班,十分匆忙。喻文州把斟酌了一个周末定下的座位表塞回抽屉里,心情微妙。
第二节课下课,全班下楼跑操,喻文州因为要检查教室清洁留在教室里。从前黄少天总笑他是逃避跑操,今天喻文州却看见黄少天对体育委员田森说了些什么,俨然也是要留下来。
教室空了,夏天的风扇还不知疲倦地一圈圈在转。喻文州默默叹了口气,装作平常地检查起清洁,黄少天就在坐在位子上抄笔记。喻文州检查完教室的每一个角落,黄少天也搁下了笔。
“……喻文州!”
迟疑着,还是开口了。黄少天吧“喻文州”三个字认真地在舌尖滚过一遍,被叫到的人应声回头,看到黄少天背着手藏着什么,向自己走来。
“少天,我……”喻文州想先解释,却被黄少天急急忙忙地阻止:“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喻文州从善如流地闭了嘴。黄少天没回短信,他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样子是没生气了,没生气就好。
要说什么呢?
这么好奇着喻文州去看黄少天的眸,猛然被黄少天撑到身侧的手吓到。身后就是墙,这是……“喻文州,虽然你可能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要换座位了,我还是要强调一遍,我对小戴没有任何想法。我明白你生气是因为我为座位的事找你太多次失了分寸,但我还明白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我对你生气,不是因为你拒绝我的要求,也不是因为你对我发脾气。是因为……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太在乎你,怕你不再对我有求必应就不会再和我这么亲近了,而且你又对苏妹子那么温柔……”
喻文州怔住了,潮水般的情感挤满心脏又漫得脑海里一片混乱,想说不是的我是怕你喜欢别人才乱了阵脚,想说我也喜欢你从三年前就开始喜欢你,却因语单薄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觉得面前的黄少天明明做着壁咚这样强势的动作,脸颊耳垂却都红透了,可爱得不得了。黄少天别过头不敢看喻文州,另一只手从背后拿出一小盒包装成心形的巧克力。
“我知道这很、很荒谬,但是,我也忍不住什么都不做啊!我问了班上那几个‘老司机’,云秀让我告白小戴让我壁咚沐橙居然让我强吻!我、我觉得告白肯定是要的,虽然送巧克力很俗气很幼稚,你别嫌弃……”
黄少天觉得自己毕生的勇气都用光在这里了,头上简直要冒蒸汽,不由得紧紧闭上眼睛怕喻文州有什么不好的回应。他没听清喻文州是不是轻笑了一声,只感觉到巧克力被放到桌上,手被喻文州微凉的手十指交握扣住,最后是唇上,蜻蜓点水般很轻很轻,温温软软的触感。
黄少天蓦地睁开眼睛,面前赫然是一张崭新的座位表,上面“喻文州”“黄少天”两个名字整整齐齐地写在一起。喻文州在耳边低声笑道:“强吻什么的,少天不敢的话就我来吧。新的座位,少天满意吗?”
怎么不满意?这么大的世界,最满意的就是你。
 
 “什么啊喻文州你自己耳朵也红了还装得这么淡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这么可爱,亲少天的时候怎么能脸不红心不跳呢,是吧夫人^_^”
“喻文州你又玩梗滚滚滚滚滚滚滚——”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