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只知道一点点……懒癌入了太多坑辣!

【喻黄】致爱

喻黄48h下午茶( ゚∀゚) ノ♡

起名废,原来叫岁月静好

混在一群太太里面我好方QwQ文笔差ooc剧情废我只想让他们秀恩爱啊啊啊!

欢迎指教!!!【鞠躬】

听着这首歌写的,文中歌词就是这首,大概算bgm

http://music.163.com/#/song?id=34852348

       黄少天看着手机上来自喻文州的短信禁不住鼓了鼓腮帮子心里有一点不爽。真的,就那么一点点。自己出差回来喻文州居然都不来接机,说是要在家里做扫除。好吧好吧,这次出差的确是导致了喻文州要一个人做扫除,黄少天又有那么一丢丢愧疚。摇摇头甩掉乱七八糟的情绪,黄少天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司机下了车帮黄少天把手上的箱子放进后备箱,黄少天便自顾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位。司机很快回到车上,黄少天报了自家小区的名字,便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飞快向后退去的景色发呆。司机是个热情的年轻人,黄少天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他的话,看着公路旁的绿植却一片叶子都没看进眼里。有人陪自己聊天却突然有点不大想说话了,黄少天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在心里笑话自己。真这么依赖喻文州啊,两个星期没见就心神不宁的。司机小哥看出黄少天没什么精神,便问黄少天要不要打个盹儿,反正还有一会儿才到市区。黄少天偏过头温文一笑,便歪着脑袋闭了眼。

       那样笑……好像是文州常有的动作啊……

       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觉得自己迷迷糊糊好像睡着了,又似乎只是叩开梦的大门朝里面张望了一眼便缩回头,醒来时窗外还是向后一排排倒下的绿色。黄少天拿手拨弄一下刘海。司机小哥似乎才意识到黄少天醒了,笑了笑又问他要不要听电台。

       黄少天点点头司机小哥便按开了广播,前头要转弯了司机无暇调频,黄少天便自己动手调到某个频道。

       这个时间应该是王杰希的节目……这样想着黄少天又出了会神,很难想象王杰希那样一个会坐在那里温柔地说两个小时话的人在生活中还会懂得周易之类……广告时间结束,节目前奏叮叮咚咚地响起来,意料之中王杰希的声音传出来,意料之外那个人的声音也一起响起了。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黄少天几乎是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那边司机小哥见他反应这么大问道:“怎么了?”“啊啊啊没什么,好久没听王大……王杰希的节目了。”“他的粉丝好像还蛮多的。”“是啊是啊哈哈哈。”黄少天打着哈哈搪塞过去,不由自主地开始仔细听电台里两个人的对话。“再次感谢文州做客我的节目。文州一开始就说想要点歌,那么现在可以点了吗?”喻文州笑了笑说:“那个人下了飞机之后一般会在车上睡一会儿,想来现在应该醒了。”喻文州似乎停下来酝酿了一下,再开口带着浓浓的温柔:

     “点给你的,致爱,your song。”

       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暖暖的炸开,吉他的旋律盘旋片刻歌词便窜进耳朵。黄少天忍不住摇下车窗,凉风灌进来却冲不散音符,不经意对上司机探寻的目光,黄少天想要解释却欲言又止。


在我眼中 在我心中

有你的出现 就有蔚蓝天空

梦的城堡 为爱守候

最美好的时光 在这停留

就让我陪在你身旁

当你快乐或是绝望

就像你陪着我一样

……

        

       太甜了。

       太甜了啊。

       爱的人在常听的电台为他点了爱听的歌,黄少天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眸子已经亮了起来,脸上都浮现了酒窝。

       司机小哥看他这么开心也笑起来:“这么喜欢这首歌吗?”

       黄少天点点头一字一顿认真地说:“是啊,特别、特别喜欢。”

       对那个人,也是特别、特别喜欢。

       一首歌放到最后,最后一个音符悠悠扬扬弥散开,那种满满的温柔拂过眉眼熨烫到心底的感觉却久久不会散去。王杰希打趣道:“好浪漫啊,文州你这个深情暖男的形象要迷走多少我的女粉丝啊。”“那可要说声抱歉了,我这首歌,可是只点给一个人的呀。”

       黄少天第一次觉得喻文州的声音那么苏,咬字那么好听。而这么好听的声音,正说着这样的话。

     “抱歉为了这个节目不能来接你,这首歌送给你,不要生气呀。”

       喻文州对着麦克风做出“少天”的嘴形,语毕和王杰希笑了起来。

       黄少天也微微勾起唇角。


       进家门的时候喻文州在做扫除,黄少天把箱子放在玄关时喻文州正把床单扔进洗衣机,回头撞上黄少天看过来的眼神,笑着问:“少天,床单想用蓝色的还是条纹的?”

        黄少天被他问得愣住了,喻文州眼角眉梢蒙着人间烟火的温暖,映着他身后没了夕阳的天空向他涌过来。

       那一刻岁月静好。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向喻文州走过去的,又或许根本就是冲过去的。他抱住喻文州的脖颈吻上去,舌尖急切地搜刮喻文州的气息,喻文州不疾不徐地回应他,因为手上还沾着洗衣液,只把手臂轻柔地拢在黄少天腰侧。

       他们气喘吁吁地分开,喻文州拧开水龙头洗掉手上的洗衣液,黄少天想了想嘟囔道:“要蓝色的,画了鱼的那个。”

       水声盖过了他的声音,喻文州关上龙头:“什么?”

       黄少天把双手围成喇叭状,朝喻文州装模作样地喊:“我说!床单!我要蓝色的!”

     “好,听你的。”

     “文州文州你这个形象真是太贤惠啦哈哈哈哈!看在你这么贤惠还给我点了歌的份上我就暂时忘记你没来接我了哦!都说小别胜新婚我现在算是懂了我真的……”

       以吻封缄。

       喻文州还带着水珠的手拨开黄少天的刘海,又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

       窗外华灯初上。   

       世界变化不停,人潮川流不息。

       我只想每个落日,身边都有你。

——————end——————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