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只知道一点点……懒癌入了太多坑辣!

【喻黄恋爱三十题】【21~30(重发)】

第一次写喻黄,文笔不好可能ooc请指教w
准时码完!快夸我【bu
喻队生日快乐!爱喻队!庙粉一辈子!
以及完结撒花~~~

【被吞两次了!撸否到底有多傲娇!第三十题乱打码见谅x】

21.做饭
厨房里传来刀刃敲击砧板的声音,伴随着黄少天的碎碎念:“受死吧胡萝卜!看本剑圣拔刀斩三段斩裂波斩升龙斩落凤斩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搅动着锅中鱼汤的喻文州不禁认真地思考起来。
荣耀会不会新出个菜刀武器呢?
出了的话大概也不会给剑客用吧。
大概是给流氓用?或者恶趣味一点狂剑?
“啊啊啊啊文州你往汤里加什么呢!你眼神飘哪去了!喂喂喂做饭要专心啊不能开小差会出人命的!”
心思被拉回现实,喻文州定睛看了看手里的东西。
哦,秋葵嘛。

22.并肩战斗
【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护卫在了索克萨尔身前。】
【并肩战斗什么,原著最让我心动。】

23.争吵
“是,怪我,都怪我。我限制了你的战术发挥,我的实力不够,第八赛季的失利,我甚至连场都没上就害蓝雨丢掉了冠军,我特么就是联盟最烂的王牌处处拖你这个吊车尾的后腿喻文州你满意了吧!”
黄少天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从舌跟崩出来说完这一段话,眸光带了点凛冽的意味,挑了眉,抱臂冷冷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丝毫不畏惧地回敬他一个坚定的眼神,“黄少天,你需要冷静。”
“好啊,喻文州队长,您当上了国家队队长,自然我不用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
“你明知道不是这样。”
喻文州也有些急了,语气重了几分。训练室里的众人噤若寒蝉,他们的正副队长自从第十一赛季总决赛失利,一个夏休期似乎状态都有些不对,新赛季刚开始,训练时矛盾就爆发了。别看两人平时都是好相处的样子,争执起来谁也不让谁,气场都强得很,蓝雨众也不好开口相劝。
僵持了一会儿,喻文州微敛眸色,平静着声音道:“都继续训练。”顿了顿,看了一眼黄少天,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边戴耳机边说:“黄少天,给你十五分钟调整状态,十五分钟后继续训练。”

24.和好
黄少天咬了一口白斩鸡,悄悄瞟了眼喻文州,那人分明发现了却没看见似的,表情仍是淡淡的,一丝不苟地吃着饭,认真劲儿都快赶上张新杰了。
黄少天在心里撇撇嘴,试探着开口:“文……文州?”
没反应。
“队长?”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说:
“队长我错了。”
“少天对不起。”
话音方落两人都笑了。争吵在所难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也是好事,最终问题解决了,这次争吵便是有价值的。“抱歉少天,我不该端队长的架子压你。”“哎哎哎队长啊我也有很大的不对啊我不应该说那么重的话的现在一想你当时该多难受啊我……”
聊天似的,两个人坦诚交谈,误会一一消除心结一一解开,最后两个人又顺理成章地腻歪起来。
第二天蓝雨队员们看到神清气爽的正副队长又开始放闪光弹了,带上了墨镜感慨着终于恢复正常了,果然日常虐狗才是喻黄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25.凝视彼此的眼睛
我不需要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我只需要你的眼睛里清澈的倒影,是我,一直是我,只是我。
对视之后是亲吻,亲吻之后发展成更深刻的相交结合。
看着你的眼睛,里面便是我的全世界,能看一辈子。

26.结婚
张佳乐清了清嗓子,看向一身白色西装谦谦君子的喻文州,压着声线严肃道:“喻文州先生,你愿意和黄少天先生结为伴侣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喻文州弯起嘴角,目光却无比认真而坚定地锁在黄少天身上,郑重地开口:“我愿意。”
张佳乐又转向黄少天:“黄少天先生,你愿意和喻文州先生结为伴侣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黄少天笑着点头,语调不容置疑:“我愿意。”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背后大屏幕上漫天玫瑰花雨的背景下拥吻在一起。或许他们为世俗所不容,或许他们终将因生死分别,但这一刻,拥有彼此那样真实而温暖的呼吸和心跳,就都值得。
剑所指的方向,诅咒如影随形。

27.其中一人的生日
“队长生日快乐!!!”喻文州走进训练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到了,随着礼花蹦出来的是黄少天大大的笑脸,队员们都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黄少天放完礼花赶紧推推卢瀚文:“小卢小卢快去吧我们给队长准备的蛋糕推出来!这可是重头戏都包在你身上了!快点快点快点!”喻文州有些讶异地看着那个画了蓝雨队徽和喻文州头像的奶油蛋糕,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地介绍:“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啊,这个蛋糕可都是我们亲手做的!蛋糕胚是郑轩烤的奶油是景熙抹的队徽是宋晓和小卢一起画的!而这个你的头像,就是帅气的我画的哈哈哈你看可不可爱!”卢瀚文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吃蛋糕了,大家便张罗着分蛋糕。喻文州看着埋头苦吃的黄少天连眉毛上都沾了奶油,心想这蛋糕真甜。

28.做一些滑稽的事情
比如有一次喻文州和黄少天PK的时候,脑子一抽用切割术砍了一棵树试图再次砸中黄少天。
剑圣大大当场炸毛表示要跟他真人♂PK。
噫,一点都不滑稽。

29.做一些甜蜜的事情
“文州张嘴,啊——”黄少天哄小孩儿似的让喻文州张嘴,递过一勺不明液体【bu,喻文州偏头喝下勺子里的东西,勉强尝出一点银耳和红枣的味道。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喉结一动咽下那勺他做的银耳汤,满眼期待地凑上去问:“队长队长,文州文州,怎么样?”
喻文州故作深沉地回答:“我觉得很好喝。”黄少天立马察觉出他肯定有下一句,果然,“但别人就不一定了。”黄少天随手抄起一个抱枕作势要往喻文州头上砸,半途又泄了气一副苦巴巴的委屈样子:“都说银耳汤做起来简单,都是骗人!我做出来之后自己都没敢尝,果然很难吃吧队长唔——”
喻文州含了一口银耳汤突然吻过来,撬开黄少天的牙关把银耳汤尽数渡进他嘴里,黄少天只好咽下去。还在品尝味道的时候,喻文州的舌头已经强势地入侵,舔过柔软的口腔内壁,像是要把黄少天口中刚喝了一口银耳汤那种带点怪异的甜香尽数汲取。
黄少天被吻得晕晕乎乎的,脑子里混乱地想,其实自己做的银耳汤,味道还不错。

30.做一些热辣的事情
“唔……哈……文州……解开唔嗯……”黄少天浑 身赤】裸眼角发红,在喻文州的撞 击下平日明亮的眸子蒙了层厚厚的水雾更加诱 人。喻文州扶着黄少天精瘦的 腰 以更刁钻的角度碾着敏 感 点,黄少天环在喻文州腰间的双腿在撞 击中几次几乎滑落,喻文州在他耳边低低一笑却是不顾黄少天难】耐的闷】哼又紧了紧束在他下】体 根 部的领带:“少天忘了,床】上,要叫我什么?”

评论
热度(14)